云南靖书文 > 钢铁蒸汽与火焰 > 第一零一五一章 侵蚀与发展(十三)

第一零一五一章 侵蚀与发展(十三)

  这件事在克莱门的脑袋中落地,一个落魄伯爵家族的少爷并不值得他关心。维持图辛尼的现状才是重点,但稳定正在一个未知原因中开始崩塌。

  图辛尼就是一幢年岁久了,却一直没有得到大动工来维修的楼房。很多年了,他们这些人只知道一直往里面送进去居住者,没有想过老建筑是否能承受不断增加的重量。加上一直没有得到基本的维护,在接近寿命底线左右的时间段中,出现这些事情,克莱门心里从一开始就认为是正常的。

  没有转变过想法,克莱门清楚图辛尼,他心里也明白诺维斯和瓦格纳这些人对于图辛尼来说,就是有危害的蛀虫。但图辛尼早就不能被救活了,自从帝国矿源与三原色集团从很久前撤离了自己的人后,很多人都看出了这点。

  资源被采集一空,带来的后果就是这般。帝国中,相同的事还在很多很多地域相继发生。但至少图辛尼繁华的那些年,确实养活了太多的人,也让当时图辛尼的官员与家族们集体发达了。

  在那时,图辛尼的矿产,以及当地的工厂也是帝国各种战争机器的零件生产基地之一,但这都成为过去了。只是垂死的图辛尼,还是留下了三条重列铁路,持续为很多届那里的帝国管理者们制造了丰厚的利益。

  “会是谁呢?”克莱门在办公室中沉思,他偶尔会将图辛尼的事与阿莫坦城一年多前的情况联系起来。不觉得有些担心,这种找不到凶手的事,最令人烦心。

  拿起比尤莉放下的资料,克莱门浏览起来。这是瓦格纳还有诺维斯一起写下的情况说明,附带了坎尔森、瑟雅等人的调查结果,还有对图辛尼进行排查后的发现。

  都是例行公事的写法,花了一个多小时看完,克莱门几乎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情报,除了对这两件看似没有联系的事更加清楚了。

  克莱门合上资料,开始思考。从图辛尼帝国管理机构、帝国矿源的附属家族、三原色的附属家族,这个三角关系出发,后面转移到那三条铁路线上,随后变成那里的黑暗世界。他在想,是不是近段时间,有黑暗世界的大势力将手伸向了图辛尼,准备在那里开展自己的生意,但派遣过来的人被无意杀死了?

  “自己不会这么幸运,正好碰到这种情况。”很确信的否定了这个想法,黑暗世界里的大势力但凡不会看上图辛尼这种边疆地域,“那到底会是什么原因?”克莱门的思绪一时间不能前进了,和坎尔森、瑟雅他们一样,停在了原地。因为所有线索都断裂开,且并没有供他们联想猜测的突破口。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布尔森身上,他最近也在思考图辛尼的事。

  当然克莱门与布尔森两者都不是惧怕没有找到的凶手,对自己身边的保护,他们都有着信心。害怕的事图辛尼的事会越演越大,发展到不能收拾的地步。图辛尼的情况一旦被捅穿,不从自己身上割下大块的肉,根本压不下去。

  克莱门叫来了坎尔森:“你明天也到图辛尼去,和康芒斯一起观察情况。图辛尼稳定很多年了,那里没有其他势力盘踞着,各种隐患也在几年间都被铲除掉了,现在这种情况的发生让我很不放心。”

  “我认为这只是图辛尼这个老人得了感冒,老人和青年人对之的反应肯定不是一样的。”坎尔森说出自己的看法。

  “倒是希望如此,但就怕这感冒引起其他的严重并发症。”克莱门有些赞同坎尔森的看法,“也不能就这么拖下去,你都知道图辛尼是老人了,就应该明白,老人身上出现这些问题,就必须及时治疗,是一点都不能拖延下去的。”

  坎尔森在第二天上午从阿莫坦城出发,下午一时半左右,他来到一幢普通的居民大楼前,上到第九层,规律性的敲响了一扇门。

  开门的康芒斯比坎尔森大上很多,从开始花白的头发便能看出。因为活着的年岁久些,经验肯定比坎尔森丰富,这也是克莱门会安排他来图辛尼驻守观察的原因。

  “昨天接到通知了,原本以为你会晚上来。我正准备出去晒晒太阳的。”康芒斯将坎尔森迎进客厅中。

  客厅很简陋,一面墙壁边靠着四人座的木质长椅,长椅正对方向上,是四张长方桌拼凑起来的一张更大的方桌。上面平铺开一份图辛尼放大版的地图,短时间里,康芒斯已在上面标记了很多各色圆圈与线条。相关的资料也有几叠,就压在地图上。

  “没有什么实质发现,只是觉得凶手很狡猾。”康芒斯一面倒酒,一面对坎尔森说,“我没有成为手术者前,是帝国管理机构犯罪科中的一名队长,处理过很多棘手的杀人案件。做了手术后,就到了特别行动机构里,同样处理这些事,只是对象变成了手术者而已。”

  坎尔森接过酒杯,他不知道康芒斯为什么会对他提起这些,但还是认真听着。

  “说句老实话,也算是我这些年,在处理案件中得来的感受。很多时候,手术们制造的案件,我是指案件的精细程度上,并比不过普通人中的那些。我感觉很多手术者在杀人的时候不怎么会动脑子,获得手术的力量后,他们似乎有些沉迷在这些提升中了。”

  “确实有这种感觉。”坎尔森感觉自己可以插上话。

  “你有这种感觉就很好。”康芒斯笑笑,“那么就图辛尼这里,我的看法是,目前死去的两个人,有很大的可能都不是凶手的真正目标。他只是在制造一些骚动,以便在不大的混乱中,可以安心让自己的事情有序进行下去。这是非常仔细,且小心的做法,能确保绝对的顺利。”

  “你的意思,当这些事都顺利后,凶手还是再出来?”坎尔森顺着康芒斯的思路往下走。

  康芒斯点点头:“我想具有阶段性,是一层层接近核心的。凶手肯定还在图辛尼地域中,和我们一样,一面处理着自己的事情,一面观察着各方的反应,好对此作出最为合适的应对,保证自己的计划可以顺利进行。我们得加快时间将他找出来才行,否则等到最后一步了,即使那时我们知道了凶手是谁,可能也不能阻止什么来。”

  “但应该怎么找?”坎尔森问出他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难题。

  “对啊,怎么找。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所以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正准备出去晒晒太阳。”康芒斯喝完酒说,“走吧,待在屋子里肯定没有结果的。我预感,我们找到凶手的时候,大概就是他执行自己计划最后一步的时间了。换个说法,我们拿凶手是毫无办法的,所以,好好享受现在安宁的时光就行了。”

看过《钢铁蒸汽与火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