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靖书文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柒佰壹拾七章 感受(巧渡)

第一千柒佰壹拾七章 感受(巧渡)

  过年《巧渡》上传错误,本章节内容再传!

  于是杨小环继续在苗疆寻找,另外两种同样算是奇蛊的蛊物,包括这传说中的鬼蛊,但是后来的结局可想而知的是,丝毫没有收获的杨小环无奈接受了事实。

  她在万毒池里修炼半年,最终炼成了骇人听闻的五毒蛊,使得杨小环最终成为了,苗疆人人敬畏的大蛊师。让张家惊骇的同时,也对这泄露出去的秘方,存在着巨大的质疑!

  不过杨小环随之,便也离开了从小生活的苗疆。因为在万毒池里,遭受各种毒物的洗浸,杨小环的付出,无人能够理解。

  张家自然知道,这种方法轻则便是浑身皮肤万毒不浸,不过后来杨小环的容颜,也自此尽毁。

  这种非人般的修炼,虽然能够使人成功,但是其中承受的折磨,却非是常人可以承受。成功的惊喜和毁容的落寞,让杨小环心里悲喜交织。张家高层自然知晓其中辛秘,却是许多人不敢尝试。

  杨小环自此不愿意,再见到苗疆的熟人,甚至是最亲的杨家的那些亲人。因为多了一身认人敬畏的本事,却落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结局,所以自此一直便到处流浪和积累。

  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开朗的她,都因此而性情大变。虽然偶尔还会和杨家联络,可是却拒绝再见这些人。

  再后来因为这世界,发生了再次的改变,世俗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大运动。四处漂泊的杨小环无奈,只好再次回到湘楚境内。

  虽然没有再去苗疆,却依旧离着苗疆没有太远。因为得到了大蛊师的名头,让她也逐渐的想清楚很多,逐渐明白人生有得有失,心情也逐渐的趋于平静。

  可是回首数十年,人却已经逐渐老去!

  所以她依旧决定寻找另外两种奇蛊,看看有没有希望,让自己恢复容颜。当然,其中张燕这一身的秘密,真正知道的人,可能也只有张家另外的那个,老牌的大蛊师了。

  其实张燕最得意的,却是自己还修得体内劲气小成。这股劲气使得她的状态,丝毫不逊于普通的内家功高手。而此时的张鹤,可能在蛊术上不如张燕,但是一身内家功,却明显强过张燕。

  所以当初在小镇家属区,吴家的两位成名几十年的高手,才会稀里糊涂便折在了张燕手里。一个是奇蛊的袭击,加上内劲的攻击,随后便是另外一个奇蛊的乘虚而入。

  此时感受到老屋里阁楼上,发出的危险,看到陈师傅似乎在移动,正好便靠近了楼梯口这边一些。

  张鹤也忍不住退了两三步,眼睛却紧紧盯着陈师傅,在他看起来最大的危险就是陈师傅。

  陈师傅自然再次感受到了张鹤的反应,眼神里的惊诧明显了起来。因为他一身修为,主要是巫蛊术,自然没有张鹤这么高明的内家功修为,所以感官反而不及张鹤敏觉。

  要知道巫蛊教自从离开苗疆,到了外面的世界之后,并不敢离开苗疆太远。毕竟巫蛊教的根在苗疆,很多不能言说的秘密,其实还隐藏在苗疆里。所以精擅巫蛊的教众,反而很少修习别的技能。

  看到张鹤和自己做出一样的反应,便知道张鹤肯定和自己一样,感受到了来自于这里恐怖的压力。静静的看了张鹤一眼,看到张鹤心有余悸的样子,两个人瞬间好像都明白了对方一样。

  就在大家各自紧张的时候,本来打算看另外一侧,便想出手陈师傅,忽然脸色在阴暗的阳光下,脸上露出骇然的神色。

  他开始还只是恐惧的眼神,当他看到张鹤的似乎没有察觉到,他却惊骇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要说这世上,普通人终归是胆子小一些,看着那人远去的身影,他们不知道我们刚刚在这里,究竟说了一些什么。

  可是这人似乎离去的风风火火,以及陈师傅那不徐不疾的神态,还是让人心里稍微吃惊。

  尤其在看着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显然是有些惊讶的。因为这个陈师傅的心思,而闹出来的这么多的事情,显然已经完全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忍不住瞟了张鹤一眼。看到他脸色居然有些阴冷,不过看到陈师傅看着的时候,眼神里居然没有以前那种冷静。尤其看陈师傅呆呆的看着,似乎马上想到了什么,居然马上便朝窗户靠去。

  其实陈师傅还不知道,张鹤是什么样的性子,但是既然和张鹤显示出如此亲近,自然便在心里有着盘算。想让张鹤感觉到舒服一些,然后乘机下手。

  “好像是又出什么事了?不知道会不会和我们刚刚有关?你怕不怕要不我们也去看看?”陈师傅看着张鹤,忍不住征求他的意见。

  “你究竟是什么人?”其实张鹤没有意见,毕竟都是成年人,多多少少听过看过不少生死的事情。

  当走到这靠近窗户的时候,便听到似乎外面乱成了一团。看到半边天好像都是阴黑的颜色,似乎空气里尽是寒风扑面。这是大白天的天气,何况还是初秋的季节,让人却有种冬天的感受。

  外面靠近入街的位置,大家七嘴八舌的说话,好像在议论着什么。似乎还隐隐有人哭叫着,这边两个人都听力过人,却没有敢围过去,静静的听着那边闹糟糟的。

  不过听到边上的人议论,却是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因为这个消息还算是和张鹤是有些关系。

  因为刚刚不知道怎么了,有人发现倒在隔壁的巷子里,有一个男人死在了里面。

  这个死人是大事的年代,一个再普通的男人,忽然便死在了巷弄里面,就是任何人,都会感觉到不正常的。

  死了一个人,本来不管出于哪一点,都不能马上让人都知道的。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些人似乎都吵翻了。

  所以从刚刚开始,那边就开始热闹了。不说整个这附近的人都知道了,至少起码也是超过半数以上了!

  不管是多难受的遭遇,乡里人对于这种算是不好的丧事,天生的都有些忌讳。加上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看热闹的人很多。

看过《湘信有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