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靖书文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四十六章 曙光

第四十六章 曙光

  忽然下起了雨来,明明前一会儿才是月明星稀的时候——或者说,明明才经历了惊心动魄,宛如末日般的恐怖之后。

  人们走在了街头之上,伸手触碰着那缓缓降落下来的蒙蒙细雨,感受着雨水对自己沾湿的同时,似乎开始忘记着一些事情。

  整个雾都的街头……城市之内,到处可以看见这样的一幕。

  人们呆呆地看着天空,淋着雨,然后渐渐失神……老人,男人女人,孩子,甚至是宠物们。

  似有什么,在这雨水当中穿梭着……快速地穿梭着——是一个个身穿着黑色长袍的身影。

  他们游走在城市的每个角落,拿着可以增幅魔术术式的魔棒,开始挥向了那些被破坏的建筑物和街道。

  会看见这样的奇景:

  倒塌下来的建筑,碎裂的材料开始一点点地漂浮了起来,然后快速地回归到它们原本的位置……当材料重新组合完毕之后,哪怕是连裂痕也没有留下——恢复到了它原本的模样。

  街道上被破坏的坑坑洼洼,开始被填平了……受到破坏的公共设施,也开始宛如自我修复般地渐渐复原。

  使用的是一种名为‘复原术式’的特殊术式,至于释放术式的,自然是这次到来的魔术师部队。

  “抓紧时间!我们需要在日出之前,将这个城市被破坏的地方修复回来!”

  指挥着魔术师们行动的人,此时传音着所有的魔术师。

  “不用在意一切的消耗!所有的秘晶消耗,不列颠的女王都会负责报销!这次我们虽然没有参战,但也要让不列颠的骑士仔细看看,我们魔术师协会的能力!”

  于是,这些穿梭在街道楼宇中的身影,速度又提高了几分……而街道中,随处可以看见已经被用光了储存魔力,变成了普通石头的秘晶。

  ……

  窗外是沥沥细雨,偶尔或许还能够看见一道黑影,从远方飞过……书房中,凯撒并没有真的放松自己的紧绷状态,而是默默地又靠近了两步。

  “上次是路人,这次是推销员,下次又会是什么。”凯撒目无表情地问道。

  神秘的年轻人……洛老板随意道:“下次见面的话,会是什么样子,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甚至,或许没有再见的机会也不一定。我最近比较习惯让事情自然而然地发生……简单来说,就是比较随缘的意思。”

  忽然,凯撒放松了自己的身体,绷紧的肌肉也开始松弛了下来,他缓缓地吁了口气,“阁下深夜造访,总不会真的是为了推销而来吧……好像,我并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

  洛邱微笑着道:“总会有些事情,是你我都需要的……只要生灵,还在为了某件事情而行动的时候。如果真的是没有,大概就只有‘只要能睡觉就好了’这样的生物了吧……大约在四个小时之前,我收到了一些提示……”

  洛邱看着凯撒皱起的眉头,缓缓说道:“提示我,收到的灵魂数量……这当中甚至还包括了一千头猪的灵魂……说实话,我确实是有点吃惊的。”

  猛然间,凯撒的额头处深处了一丝细密的汗水。

  此时,仿佛有着一种黑暗笼罩着他……乃至他所看见的整个世界——黑暗并没有真的出现,仅仅只是他此时此刻的感觉。

  “你是……【圣杯】?”凯撒脸色也在此时剧变了起来。

  “凯撒先生原来也有幽默感的呀。”

  洛邱笑了笑,“不过,严格来说,我和你们所知道的【圣杯】确实有些关系……或者说,它可以说是我,最近才继承过来的东西。嗯,继承有点不妥,应该说,目前应该是在我名下的东西……这样,会比较好理解吗。”

  “是……”凯撒沉默半响,才皱着眉头道:“【圣杯】的来历十分神秘,骑士机关一直都秘藏着……但显然,【圣杯】与历史中曾经出现过的那个承载了圣人之血的杯子有所区别……你是,制造【圣杯】的人?”

  “不是我制造的。”洛老板摇了摇头,“但我也有能力制造它。”

  老板的手掌伸出,掌心的地方,一阵光团冒出之后,那个已经在皇家礼堂当中,被兰斯洛特毁灭的【圣杯】,此时就在凯撒的眼前,一点点地复原着……

  当【圣杯】上最后一丝的裂纹也消失不见的瞬间,那种他曾面对过【圣杯】时候所感应到的气息,再一次扑面而来。

  洛邱将【圣杯】随手放在了书房的书桌上。

  凯撒缓缓地吸了口气,手指却在此时悄悄地指向了书房的地板——他此时唯一的打算,便是第一时间提示屋内的所有人,让他们第一时间从这屋子离开。

  力量上的差距,他已经感受到了……而且是那种完全无法弥补的差距——可能一出手……或者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不喜欢吗。”

  不料正当凯撒准备示警的瞬间,洛老板却伸手在【圣杯】之上点了一点——【圣杯】此时,再一次在凯撒的面前直接瓦解。

  恢复【圣杯】……毁灭【圣杯】,短短十秒不到的时间内,就好像是用粘土捏制着陶瓷胚胎般的简单。

  此刻发生在面前的事情,已经让凯撒的思维陷入了一种停滞当中……或者说,其实从进门之后,他就被施加了某种幻术魔术?

  但原本打算的示警,却因此而停止了下来。

  “我们不愿意相信眼前所发生的,超出自己理解的部分。”

  【圣杯】虽然在洛邱的手指下直接破碎瓦解,但却没有散去……而是维持着一种宛如粒子离散般的状态,好像它随时都会再次聚合一般。

  老板的声音继续响起,“正如今天晚上,雾都的居民,也很难相信发生的一切。他们看着你们……而你看着这个【圣杯】,也是一样。”

  “你…为什么来找我。”

  并非不相信,第一时间想到自己可能是中了某种幻术,也只是出于思维的惯性保护……对方的强大,其实他早早就已经领教过。

  当在剧院中,他无法打破那堵无形屏障的时候……他便已经十分清楚。

  他不愿意相信,一场大战下来才毁灭的【圣杯】,会如此轻易地在对方的手中创造与毁灭,也正如当时提普不愿意想象这种强大,以用防御型的超级秘宝作为解释的理由。

  但当直面这些谎言与真实的时候……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不可信的真实,喉咙有些干涩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真的只是来推销的。”洛邱笑了笑道:“我想,你或许会有所需要……对你,对你这一生都想要做的事情来说。”

  “你是说……【圣杯】?”凯撒沉默过后,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不会想要【圣杯】的。”洛邱却摇了摇头,“你如果是想要【圣杯】的话,早在普金斯还没有来得及向【圣杯】许愿之前,你就有太多的机会,可以很简单地从他的手上夺取……为何,还会留到最后呢?虽然,过程中【圣杯】被破坏了,确实让这个计划的发起者……那位女士,以及你都有些是始料不及——不过显然,你们也愿意看见它的破坏。”

  “这种力量,不应该留存在世上。”凯撒正色道:“多少个普金斯,会因为【圣杯】而一次次出现。”

  “所以我才要向你推荐另外一样东西。”

  洛邱缓缓一笑,“一个可以让你……你身后的兽人们,乃至你毕生都致力于想要帮助的兽人们,可以光明正大地行走在阳光,以及人们视线当中的地方。”

  “你说什么?”凯撒不禁张开了口来。

  “还是让你更加直观地感受一下吧。”洛老板此时笑了笑,然后轻松地打了个响指。

  世界……在这瞬间发生了转移。

  橙黄色柔和灯光的书房甚至不到眨眼的时间,就从凯撒的眼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热闹而繁华的城镇。

  他与洛邱,此时就站在了这座巨大城镇的城墙之上。

  行色匆匆的人们,中世界风格的街道,以及……形形式式的,或是穿着各种奇特铠甲,或是手上拿着法杖,打扮得如同幻想中魔法师的女性。

  又或者是背着弓箭,宛如传说中精灵般的美貌之人。

  甚至……一个个或是粗犷,或是娇小,有着明显兽化特征,正常地行走在街道中,随意地与他人交谈着的……兽人们。

  “这里……”凯撒动容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各色各样的人中,亚人种……甚至兽人,传说中的精灵,他们自由地在大街上行走着。

  说说笑笑,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异人,并没有人人赫掩饰自己的意思。

  对于他来说,这一刻仿佛来到了传说中的伊甸。

  “欢迎来到‘起源镇’。”

  洛邱的声音,在凯撒的耳边轻轻响起,“我将这个世界取名为【伊苏大世界】……这里是幻想风格的世界,一个……我创造出来的真实世界。在这里,即使是兽人这个种族,也不会受到任何的打压和排挤,人类也不会害怕兽人的存在。相反,兽人反而在这里的队伍当中,是相当受到欢迎的一个种族……这里,甚至已经开始出现了属于兽人的国度。”

  辽阔得近乎无限的清澈蓝天之下,清风掠过了城墙,将凯撒的头发吹乱……他双手下意识地放在了城墙的围栏上,眺望着下方的一切。

  “我想,这里或许比起凯撒先生你一直以来都在暗中做的事情,想要实现……和改变的兽人社会的现状,或许还更合适一些……”

  洛邱轻声道:“所以,我打算向您推销它。当然,这里唯一的缺点是……暂时还没有互联网这种东西,生活水平也根据不同的地区也各有差异……最先进的,大概只是到上个世纪的四五十年代。另外,这里也稍微有着逃避的嫌疑。”

  “但是,即使是逃避,也足够了……”凯撒转过了身来,“真是……无法让人拒绝的一次推销。”

  ……

  好像是经历了一次漫长的旅程……明明再次回来之后,时间仅仅只是过去了十几分钟而已。

  所谓的推销员已经从书房离开……离开了这间屋子。

  而留下来给凯撒的,仅仅只是一份可以自由通往【伊苏大世界】的凭证……只有拥有兽人血统的,才能够通过它,进入那个世界。

  ——第一,你需要向每一个兽人说明这个世界的情况。

  ——第二,是否决定前往,不允许通过强制的手段决定,需要兽人自己决定。同意的前往,不同意的请你消除他所看见的一切。

  ——第三,你拥有可以向所选取的兽人各自展示一次【伊苏大世界】的机会,但同时,一旦进入了这个世界的兽人,都不能再次回归这里。

  ——第四,一旦在这个世界死亡之后,你们的灵魂……归我。

  以及……他所留下来的说话。

  “【伊苏大世界】,一个可以让我们活在阳光底下的世界吗……”

  凯撒坐在了书桌前,默默地握紧着手中的凭证,陷入了沉思当中。

  外边的雨还没有停止……他很清楚这些雨水带来的效果——这是魔术师部队联手释放的一种名为‘消除记忆’的术式,它将会让经历了雾都事件的居民,都有选择性地忘记了兽人的事情,以及一切超自然的事情。

  这也是一开始,他与女王拟定这次行动的时候,所已经准备好了的对策。

  忽然间,凯撒感觉自己这些年来,似乎都在做了一些浪费了气力的事情……一种深深的疲倦感,悄然袭来——在手中的这份凭证面前。

  他甚至有种冲动,想要出去淋着天空上下达的雨水……但这种程度的‘消除术式’,根本无法对非人产生效果——是的,就算只是最弱的非人,都无法对其产生效果。

  忽然,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是裘达斯,也不是提普,甚至也不是凯瑟琳的声音……而是另外一道,上了年纪的女性的声音。

  一位一直在这屋子中负责平日打扫工作的女佣的声音……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人类。

  “戴维斯先生,戴维斯先生,是您在里面吗?我可以进来吗?”

  凯撒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然后他的身体乃至他的容貌,都在此时开始变得老化了起来——不再是那宛如王子般的英俊,而是变成了四十多岁,相貌普通的男子。

  用着这个年纪的声音,凯撒缓缓说道:“是我……你进来吧。”

  女佣推门走了进来,看见真的是屋子的主人戴维斯先生之后,才松了口气,然后道:“我好像听到这里有声音,所以就过来看看,害怕是小偷。”

  “没事的,我在看点文件。”凯撒淡然说道:“另外,明天我就会结束休假,然后启程回去北爱尔兰,这里还是拜托你来照顾了。”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一定会照顾好这栋房子的。”女佣相当恭敬地说道。

  不小心照顾也不行啊,因为这里……是北爱尔兰地区的首席大臣戴维斯先生,在雾都买下来,平日度假用的房产。

  她已经在这里工作超过了十年的时间了。

  ……

  ……

  威斯敏斯特宫……最先修复好的地方。

  在那名为威斯敏斯特宫钟塔的巨钟的观光层处,洛邱正眺望着一点点被修复的城市。

  他忽然开口说道:“城市,就好像是一个转动着的,巨大的钟一样。每一个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它的一个小小的零件。每一个人,都有着他不可忽视的作用。在这场非人的事件中,就算只是普通人,也有能够发挥自己作用的地方……真是很充实的一个晚上,你说对吗。”

  洛老板转过了身来……身后,女仆小姐缓缓走来。

  “看来主人今晚上的时间过得真是愉快呢。”

  “毕竟这次,也还是有好好地做一个观众啊。”洛邱笑了笑,“……和你那位学生的再相处,还好吗。”

  “有种…让顽劣的学生摆了一道的感觉?”

  女仆小姐似笑非笑……但眼色有着往日不多的温柔——对外人。

  “那应该也是一段愉快的时光。”洛邱笑了笑,然后摊开手掌……一朵七色的花朵,开始从他的掌心中浮出,“送给你的。”

  “传说中的七色堇。”女仆小姐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是啊,虽然只是传说。”洛邱将花交到了女仆小姐的手中,“不过让传说变成现实就好。”

  它……自然是自然生长,违背了自然法则的真实之花,只是从创造,到成长的时间,都被拨快了而已。

  将七色堇之花收拢在胸前,女仆小姐低头微笑了一下,旋即抬起头来,“主人,关于这次【圣杯】破坏的处罚,已经下达了……埃莉诺很识趣地主动请求了赔偿。”

  “她啊……”洛邱点了点头,“我看账本的时候,她好像是你之前的……女仆?”

  “要加重她的罚金吗?”女仆小姐却淡然道:“我觉得应该加重的,马上停止她的假期,让她回归工作,也是可以的。”

  洛邱只是笑了笑,“虽然我也没亲自见过,但好歹也是曾经教导过你一段时间的前辈……这次就算了。再说……”

  掌心处,游离状态的【圣杯】出现,并且再一次聚合起来。

  只听见洛邱随意道:“这东西上一任创造的时候,本来就自带的自我修复能力,既然拿回来了,就没问题了。不过……让它继续留在这里,倒是有点不合适了。”

  “主人打算放回去库房?”女仆小姐好奇问道。

  “嗯……让我想想。”洛老板沉吟了一下,随后某种恶趣味来了,便有了主意……挥手,打开了一扇门。

  临界之门。

  只见洛老板就在随手把【圣杯】扔了进去,然后开口说道:“子世界是随机的,它也会自带本身的传说而降临,然后会被争夺……嗯,不如就叫做【圣杯战争】吧?”

  女仆小姐目光依然……反正只要主人开心就好。

  ……

  洛邱此时忽然说道:“对了,‘末日神话’接下来,应该会一点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直到最后彻底抹去的……这样,你就不用顶字典罚站了。”

  雨停了。

  老板和女仆在中塔上相伴着,直到迎来了黎明的时分……当城市完全地修复过来的时候,第一抹的曙光,也从地平线的尽头,开始向他们移动而来。

  她手中的七色堇,沐浴着曙光,正自绚烂着。

  #########

  PS:(15/30)

看过《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