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靖书文 > 邪世帝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苏世安和妖宗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苏世安和妖宗

  如火山爆发般的沸腾气息,依然在不断高涨。形成的能量漩涡,直接将周边的威压一扫而平。

  “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了?”就连三大王也不禁皱眉。没想到自己施加的压迫,反而成为了他的磨砺——

  天空中,一道巨大的源气柱凝聚成形,与地面上的身影遥相呼应。海量的灵气从天而降,以一种堪称疯狂的速度,灌入苏世安体内,又源源不绝的转化为精纯灵力,淬炼着他的体魄。

  短短瞬息,他的气息就彻底冲垮了那层屏障,真正突破到了修气级!

  这也标志着,他朝着顶尖强者的路,又迈进了一大步!

  修灵者每一次晋级,尤其是一个大阶级的晋升,本来是需要缓慢冲击,稳固境界,才能将吸收的灵气全面转化。但苏世安这一次的突破,却只是一瞬间。

  现在的他,周身还有着因进阶不稳,而出现的灵力起伏。那一道道纯白色的气浪,犹如被劲风撕扯的纱衣般,在他身周飞扬起落。

  尽管这必然会在修炼中留下后遗症……但他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因为他知道,眼前的敌人,绝对不会给他安安静静进阶的时间。他唯一的指望,就只有借着加速突破后换来的力量……狠狠的拼一把!

  三大王一直是冷漠的注视着他,直到见他仓促间将晋阶完成,微沉的眉梢这才挑起,微微冷笑道:

  “闹得这么大阵仗,原来也只是七级水准。在本宗面前,你仍然是一只蝼蚁。”

  苏世安冷笑,灵气再度如海浪燃起。

  “是不是蝼蚁……试过了不就知道了吗?”

  破风声如霹雳炸响,他的身形也在原地消失,如电光横掠,拳锋光影如织,朝着三大王接连攻击而去。

  这连番攻击,迅疾如狂风暴雨。他好似没有一点保留体力的打算,就像一个人终于握住了强大的武器,赶着要将武器的威力激发到最大化……哪怕,在能量用光后,武器又会再次变成冰冷的铁块,也在所不惜。

  三大王仅仅是双臂抬起,将他的攻击一律接下,其间却是只守不攻,似乎也想观察他的实力。

  苏世安没有停下。尽管他可以清晰感受到两人间存在的巨大差距,尽管由于晋阶仓促,他感到灵脉血管都在剧烈作痛,他还是没有停下。

  只是不断的攻击,攻击,透支着自己最后的体力。

  之前的岁月,那么漫长的日子里,他都只是为自己而战,为恨而战,这还是第一次,在他身后有了想要保护的人。

  是啊,他想要保护他……墨凉城。失去了修为的他,是那么脆弱,是哪怕被他们激战的能量涟漪扫到,都会丧命的人!所以在战斗途中,他也要努力控制灵力余波的走向,避免误伤到了他。

  墨凉城则是远远的看着这场战斗。苏世安的心思,就算他不说,自己也能体会到了八分。而这,就足以令他又是感动,又是愧疚。

  这不像他之前参加的虚拟战争……这里是现实世界,如果在这里死了,就是真的会死掉,再也不会有重来的机会!

  但即便是这样……他却还是在坚持保护自己。看着这样的他,也让墨凉城想起了当初挡在自己前面,和天苍兽战斗的罗帝星。

  自己何德何能,让他们一个个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前方,苏世安的闪电攻击暂时告一段落,拳锋凝聚起一团血色能量,天地煞气如洪流般灌入其中,共同铸就着毁灭的威能。地面的碎石,在外溢的灵压下纷纷爆裂,又化为细碎的自然能量,被吸收到了光团之内。

  看样子,他是想用这一击,来扭转战局!

  墨凉城紧张的注视着,苏世安也是在煞气的灌注下苦撑着。血光照亮了他的面庞,让他整个人都仿佛笼罩在一层朦胧的血色中,带着神秘,也带着残酷。

  最终,他缓慢的抬起头,身形纵起,加注了他全部希望的一拳,也是狠狠朝三大王轰去!

  时间仿佛停顿——

  苏世安全力的一击,就以一个僵硬的姿势,定格在了半空中。

  在他对面,三大王正平平推出一掌,轻而易举的就将光团接住。

  两者间的差距,就像是拿着一根稻草,想要刺穿大象的皮层。

  苏世安惊愕的抬起头。刚才的攻击,他已经尽了目前所能发挥的全力,但在妖宗眼里,竟然都只是小儿科……

  直到这一刻,他才深深体会到了实力差距的绝望感。

  那有如天阙般……无法跨越的差距。

  三大王嘴角,缓缓扯起了一道狞恶的笑容。

  他掌心震动,妖力吐出,苏世安连带着他的能量攻击,都被直直的扫飞了出去,撞上后方的一座山峰。冲击力道之巨,就连山峰都是轰然粉碎。

  下一刻,三大王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遮蔽曜日的强势一掌,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强横妖力,狠狠的轰击上了他的胸口。

  苏世安直感到五脏六腑都是剧烈一震,身不由己的大口吐血。

  血水洒落的速度,仿佛也是很慢,很慢。

  紧接着,三大王又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带着他从半空俯冲而下,按着他的脑袋,重重的砸进了地面。

  “唔……”苏世安连痛呼都来不及,三大王已是再次抬手,将他的头一次次砸进石地。

  他感到,自己连五官都被撞歪了,骨头都被撞碎了。泥土混合着鲜血,灌进他的耳朵和鼻子,又被他一次次狼狈的吐出。

  绝望,耻辱,疼痛,无助……

  “你确实有点潜力,”三大王如雷鸣般的声音,就在他头顶响起,但此时听来,却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十年之后,或许有机会成为强者。”

  “但现在的你,”他的手臂再次朝下一掼,“还是太弱了!”

  苏世安再一次被狠狠砸进土地,口鼻流血。但在这份摆脱不掉的绝望中,在泥沙簌簌从耳中洒落的时候,他却是认同了这句诅咒。

  是啊,自己太弱了……

  当年,他就没有办法让母亲过上平静的生活……

  一群人冲进杂货店,拿着砖头木棒,见东西就砸的场面,又在脑中浮现。

  母亲一次次扑着,拦着,披头散发,哭得哽咽,自己却只是一个弱小的孩童,就算他再怎么拼命,还是被别人轻易的提起来,就丢到一边,他什么忙都帮不上。

  后来,他好不容易在地下市场混出了一点名堂,街上那些小混混再看到他也要赔笑脸,他以为终于摆脱了那种处境。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种无力感还是如影随形……

  如果现在是墨孤城的话,应该可以很轻松就解决眼前的妖宗吧,自己……到底还是太弱了……

  这个世上,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平等吧……

  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的未来。天生低人一等的人,就算再怎么努力,也赢不过那些出生在终点上的人……

  强者,弱者,从远古洪荒的时候就已经被决定好了。然后随着时代变迁,强者的后代继续享受强者的资源,弱者的后代继续在泥潭里打滚,无法改变的……不是吗?无法改变……

  那些能够得到强者眷顾,逆袭上游的幸运儿,都只是凤毛麟角啊……

  在又一次被按倒在石地后,苏世安终于放弃了挣扎,他勉强用剩余的力气,将一颗血色丸药塞入了口中。

  煞时间,血光在他周身涌动,血液逆流,就连那双悲愤的眸底,也泛起了一片血色。

  ……

  当初的组队试炼结束后,凤栖梧曾经单独找到了他。

  “你的条件还不错,想跟你商量一下,如果有一天你死了,把尸体交给我炼制亡灵战士。”

  他就是用这样平淡又理所当然的语气,述说着自己的生死。

  在苏世安听来,这简直就是荒谬。

  “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你,”凤栖梧却没有理会他质疑的神色,自顾自的拿出一颗血色丹药,递到了他面前。

  “这是我九幽殿的独门秘药,服下之后,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实力暴涨,应该足够让你渡过一次生死危机。”

  “但是服药之后,也就代表你效忠我门。自此,你的身体会被改造成一种特殊状态,到你死后,灵魂仍然会被拘禁在体内,无法投胎转世,供我驱策。”

  “不过,如果你能在生前突破到涅槃境,就可以彻底化解药物的副作用。到时候,你还是超级强者,天地间任你逍遥。”

  尽管他是这样说着,但从他的语气和表情看来,他都是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有机会在生前突破到涅槃境。

  涅槃境啊,那个至高无上的境界,就连天霄阁和九幽殿,那些被上天眷顾的少爷小姐,都未必有几人能达到那个境界,何况又是自己这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市井小子?

  “怎么样,一次弱小时绝境逆转的机会,换一个死后的承诺,还是很划算的吧?”凤栖梧像施恩般的说完这几句话,也不管他是拒绝与否,掉头就走。

  或许,他是根本就不认为有人能拒绝他。

  九幽殿少爷,愿意开价买下你的尸体和灵魂,在一个平民看来,就应该是足以光宗耀祖的荣耀。

  但是,苏世安却是不屑。

  “这种丹药,可笑……”

  他握紧了丹药,就想直接砸到地上,狠狠打那个高傲少爷的脸。

  但凤栖梧却是根本没有回头,而他也仿佛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仍是用那倨傲的语气,冷冷的道:

  “药丸只有一颗,你自己掂量着办。”

  “弱者,是没有选择的权利的。”

  的确,这就是弱者的悲哀。

  那天,苏世安在几度犹豫后,终于还是握紧了药丸。

  绝境逆袭……听起来确实是很诱惑。也许,像自己这种活在生死间的人,确实会有需要用到的一天。

  至于死后,灵魂给人永世为奴……呵,那又如何,反正已经是死后的事了。

  现在,那颗丹药的药力,就正在他的体内散发。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有了用到这颗丹药的时候。

  “连灵魂也献祭了又如何……反正我的灵魂,又不是第一天出卖给黑暗……”

  “凤栖梧,你想要的,你就拿去……你我也不过是各取所需……”

  是啊,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公平。

  他是九幽殿的大少爷,他可以享受一切最好的资源,他永远都不会被敌人逼到绝境。

  穷小子呢,本来就是生活在绝境里的。所以就算自己再不愿意,还是要靠他随手施舍的丹药救命。

  当初的拒绝,羞辱的不过是自己而已。

  随着药力扩散,伴随而来的刺痛,好像有一千根针扎进了血管。

  但相应的,他可以感受到力量……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强大力量,正在他的体内凝聚。

  苏世安的双眼中,悄然划过了一丝血色的残酷。当三大王再一次抬臂掼落时,他已是悍然抬手,硬生生接住了对方的攻击,借着翻涌的血浪,将敌人的束缚强势震脱,身子也被这股冲击之力,震得倒跌出数米,脚底在地面一路擦出,拖出长长的血痕,那是他刚才在这片土地上洒下的鲜血。

  这一刻的他,实力已经飙升到了气宗级。

  靠着丹药,就从修气级初期,短时间提升到气宗级后期,听起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越是这样,也就越是说明那颗丹药的威力惊人。或许可以间接说明,在他背后的人,又是何等强大。

  三大王凝视着苏世安的目光,第一次出现了一丝震惊。

  “你们人类有一个词,叫做拔苗助长。”好一会儿,他才有些僵硬的开口。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服了什么丹药,但实力在短时间内拔得越高,对身体的副作用也就越大。等你的药效过了,恐怕反噬之力,就足以将你的体内冲击得稀巴烂。”

  他所说的,虽然是威胁,但也确是事实。

  然而,在他的疾言厉色下,苏世安却也只是安然一笑,眼中的残酷更加深邃。

  “无所谓……反正我本来也没打算活过这一战。”

  在三大王的惊愕中,他突然转过头,歇斯底里的对墨凉城吼道:

  “你还要事不关己的看到什么时候?赶紧逃啊蠢材!”

看过《邪世帝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