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靖书文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零一十六章 价值连城的丹药

第二千零一十六章 价值连城的丹药

  南宫婉儿瞪大眼睛:“就这么简单?”

  “那你以为有多复杂?”李泽道笑笑反问。

  “为什么我想不到这一些?”南宫婉儿问道。

  看了一眼李泽道那充满笑意的眸子,显得如此的清澈深邃,就如同夜空中那星辰一般,南宫婉儿的心突然间微微的震了下,俏脸竟然有些发烫,赶紧把眼神移开,看向天上那星辰。

  李泽道看了南宫婉儿的胸口一眼,没敢说出“胸大无脑”这四个字。

  李泽道发现了,可能是因为神域的营养都太好了的缘故,这里的女人胸部似乎都特别大,一眼望去,波涛汹涌一片,极其的壮观。

  李泽道还发现,神域的人可能长期用拳头解决问题习惯了,所以这里的人玩起谋略来,实在有些菜,换句话说,他们的脑子多少有些不好使。

  当然,也有可能因为自己实在太优秀了的缘故。

  “还有,你怎么知道李元宝将东西藏在那院落里而不是藏在长生居?”南宫婉儿不理解的问道。

  “他是卧底,难免心虚,在加上因为孙虎被杀,虽说有咱们两个背了那黑锅,但是神药阁里肯定有人已经对李元宝起疑心了,在这种可能随时跑路的情况下,李元宝怎么可能会将他看重的东西藏在那长生居里?”

  “藏在什么地方最不会被怀疑?被他送人那院落自然是一个极其不错的地方,毕竟谁也没想到说他会将那如此重要的东西放在这院落里。”

  “呃……”听李泽道这么一解释,南宫婉儿觉得这一切都如此的理所当然,本该如此,但是偏偏,之前她却是根本就没能想到这些。

  难道,自己跟他的差距当真如此的大?

  “不过,那李元宝也太穷了吧?竟然只有三张丹方,一枚什么七品丹药凝什么丹?”李泽道拿出那小盒子出来,打开扫了里头几眼,表示很是失望。

  盒子里就三张薄薄的纸,自然是那丹方,还有一个翡翠瓶子,瓶子里装的自然是那七品丹药。

  李泽道也懒得看那究竟是什么丹药的丹方,甚至他还打算说要不找个地方将那丹方给卖了?

  毕竟这年头钱才是最实在的不是?

  南宫婉儿脸上肌肉抽了抽,没好气的瞪了李泽道一眼说道:“随便一张六品丹方至少价值五万金币以上,而七品丹方则十万金币以上!还有那凝魂丹,你知道那是什么丹药吗?不管你受了多严重的伤,生了多严重的病,一颗凝魂丹足不敢说让你伤势痊愈,但是却可以保证保住你的小命!现在市面上一颗凝魂丹至少值五十万枚金币,而且还买不到,那是因为,这种凝魂丹太难炼制了,所需要的材料也太过苛刻。”

  心想这家伙到底走什么狗屎运啊,这么珍贵的丹药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他给得到了。

  “五十万个金币?”李泽道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

  换算法一下,那是多少来着?这颗丹药值两千五百万华夏币?

  不过,两千五百万华夏币就可以救你一条命,对那些土豪来说,简直不要太便宜了,所以要是能够将这药带回去,肯定很有市场。

  “给你。”李泽道想了想,将那翡翠瓶子递了过去。

  南宫婉儿眼珠子瞪大:“给我?什么意思?卖给我?”

  “瓜分赃物啊。”李泽道将那翡翠瓶子塞进南宫婉儿的手里,“这丹药给你,我留下这三张丹方。”

  “……”南宫婉儿脸上的表情干脆的凝固,眼神里流露出不可思议。这如此珍贵的凝魂丹,他就这样如此随便的送给自己了?

  还是说,他这是……喜欢上自己了?送自己凝魂丹是为了讨好自己?

  莫名的,南宫婉儿心跳开始加快,小脸也变得滚烫起来了。

  这才认识多久?会不会太快了?而且他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姐夫,虽说没啥,但是……好像也挺怪异的吧?

  南宫婉儿心里小鹿乱撞,整个人显得如此的无措。

  李泽道一脸认真紧接着说道:“不过南宫同学,你也知道,这丹药可比这三张丹方贵重多了。你可是南宫家族的二小姐啊,你会占我这种便宜吗?肯定不会拉,所以你随随便便的给我点金币作为补偿就行了,千万别给多,给多了我也不要,三十万枚金币就可以了……我靠,你怎么拔剑了?那二十万枚金币总行了……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冲动……十万枚怎么样?不能再少了……救命啊……啊,不要你钱了,送给你了,这下行了吧,你赶紧把剑收起来啊……”

  “你说的?”南宫婉儿郁闷得牙痒痒的,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俗呢?竟然开口比口语就是金币的,太俗气了,根本就没有半点高手的风范!

  更让南宫婉儿想吐血的是,自己竟然还会错意了浮想翩翩好一会儿。

  “我说的,送你了。”李泽道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抵在自己咽喉处的那长剑一眼,赶紧狂点头。

  “不要金币了?”

  李泽道狂摇头:“不要了。”

  “这还差不多!”南宫婉儿冷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将那珍贵的凝魂丹收了起来。

  当然,心里莫名的甜蜜。

  男人嘛,都是口是心非的,所以南宫婉儿很是肯定,这个家伙还是对自己有意思的,不然他为什么不把这丹药“卖给”堂姐或者是其她那些女同学呢。

  ……

  第二天,当盘龙城的城门被打开的时候,李泽道跟南宫婉儿安然的出了城,之后马不停蹄的往不周平原的方向赶。

  当他们抵达不周平原的时候,学院派来的苍鹰已然在那边等着了。

  两人上了苍鹰的后背,苍鹰那巨大翅膀一展,巨大的身体翱翔而起,朝着遥远的那不周山飞翔而去。

  李泽道懒洋洋的躺在那苍鹰的背上,看着那极其蔚蓝的天空,那刺眼却是不温热的太阳,心里有着一阵难得的惬意。

  如果不是背负着那显得如此沉重的使命,如果无牵无挂孑然一身,那么在这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度过之后那岁月,甚至就是在不周学院里打扫一辈子的地,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想要彻底的将那潜在的威胁掐灭在摇篮里,李泽道想了想,无非只有三条路。

  第一,把神域闹得天翻地覆,甚至,把这里的人都给杀了……这显然不是那么现实。

  第二,那就是学当年女娲,在炼制一次五彩石,在建立一堵围墙,这样一来,至少可保证几万年的太平,不至于三百年时候,凡域就被入侵了。

  当然,这条路更难,可能比把这里的人全部都杀光了还难。

  最后一条路,那就是成为神域的最强者,成为了神域的统治者,成为神域的规则制定者!

  成为整个凡域的规则制造者,这根本就不可能,除非,那些超级大国之间爆发了一场核大战,整个世界重新洗牌,这才有办法。

  但是在神域就不一样了,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地方,在这个野蛮的,规则不是那么健全的位面,只要你真有那种实力,那么你自然而然就是规则的制定者。

  想着,李泽道的拳头微微握紧,眼神里流露出莫名的情绪出来,无论如何,都要成为神域的最强者!

  就在这时,淡淡的幽香扑鼻。

  南宫婉儿在李泽道跟前躺了下来,学着他,满脸惬意的看着那天空。

  “李泽道,你到底是什么实力?”南宫婉儿问。

  “不是跟你说了吗?灵云境下品。”李泽道笑道。

  “我觉得昨天晚上李元宝当你是白痴的时候你一剑将他的手给剁下来这件事情做得特别的好。”南宫婉儿说。

  “呃……那个,其实我应该是灵云境上品巅峰的实力,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是很低调的,所以就隐瞒下实力。”李泽道额头冒出了冷汗。

  南宫婉儿满脸的苦笑:“我原本以为我很优秀呢,就算比不过堂姐,也比中部落其他那些天骄优秀,但是现在跟你一比,我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才知道自己有多逊色。”

  从小,她就接受家族长老们精心*,更是有着最多的修炼资源,但是李泽道呢,他出身贫寒,他父亲不过是一个灵云境下品修为的三流剑客,他的儿子李泽道怎么会如此的优秀?

  更可怕的还不是他的身手,而是他对事情的把控能力。

  明明是一个不死也得脱掉一层皮的困局,就这样被他如此轻松的破解了。

  还有那个李元宝,就是做梦都没想到对他下手的竟然是不周学院的那两个学院吧?甚至当他清醒过来之后他一定会立即逃出盘龙城吧?毕竟李泽道离开之前可是留下这样一句话。

  “看在这丹药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天的逃走时间,一天之后,整个盘龙城都会知道,你,李元宝,是鬼医门安插在神药阁的钉子!”

  这样一来,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也避免之后学院方面找他们麻烦。

  而且,他的那种魄力,也极其的少见!不是谁都可以眼皮子都不眨一下随手就将那珍贵无比的凝魂丹拿去送人的。

  昨天晚上返回客栈之后,南宫婉儿打算将凝魂丹还给了李泽道,毕竟这东西太贵重了,她不能收。

  李泽道没要。

  这个女孩子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带他离开了不周平原,这个女孩子还让他大概熟悉了这神域,这女孩子还送给他一把剑。

  :。:

看过《终极学生在都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