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靖书文 > 碎星物语 > 二四章 扫墓
  始界连场大战,重大伤亡后,就是百废待举,需要收拾,而能够扛起这任务的,只有那些已经伤疲之至的各国领袖。

  武苍霓硬着头皮,出来维持大局,不光是虎踞,还越俎代庖,代替处于废人状态的李昀峰,与龙晋涛合作,共同维持联邦大局。

  然而,武苍霓很快就醒悟过来,自己的才能、力量,维持虎踞公国已是极限,对面这个烂摊子,就算把自己累死,也做不好。

  之所以找上龙晋涛,逼问李昀峰的下路,一方面是为了得到司徒无视的信息,另一方面,也是要拉人出来干活,如今的局面,唯他一人可解。

  那天的墓前谈话,起到了作用,离开之后,李昀峰出面,重新开始干活。

  不负众望,李昀峰以一人之力,代替大批幕僚团的作用,整合各方信息和资源,将联邦全境,乃至兽领和海外诸国的情况,并列脑中,把事务分出轻重缓急,安排的井然有序。

  安内的同时,李昀峰更通过玉虚真宗和金刚寺,沟通仙佛两界,对先前两方的诸多图谋全然不计,讨来了大量援助,解了燃眉之急。

  之后,李昀峰从各家各门紧急征召了一批人才,组成临时政务团,负责和各地势力沟通情况,调配各地资源,统筹安排,制定短期计划,让联邦的一应事物,都重新回到正轨。

  到了这一步,联邦的救灾重建工程,终于不再依靠几位天阶、大能首脑主持,从紧急事态回复到了平常,而先前的各种灾害也都平息下来,武苍霓得以从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中脱离,再不用强撑着身体,对抗先前大战后带来的极度疲劳,好好睡上一觉。

  这一觉足足睡睡了三天三夜,许或是因为极端的疲倦,武苍霓久违地做起了梦,梦中有先前的大战,有牺牲的战友,有归来的温去病,甚至还有那个人和龙仙儿……

  醒来之后,武苍霓愣了很久,想了很多,最终下了一个决定。

  温去病依然没有回来,无论是联邦,还是虎踞的重建,暂时都不需要自己,突然之间,成了一个闲人,想和人说些什么,却又无人可说,不如就去祭奠一下亡者,和死人说说话……

  ……自从成为寡妇之后,这似乎,成了自己的一个专长……

  说做就做,武苍霓起身穿衣,一身黑衣,将英气和美颜都尽数收敛,只像是个最寻常的游客,取过一坛虎踞郡特产的虎骨酒,一步踏出,挑动空间法则,跨越千万里,已在昔日的帝都所在。

  时过境迁,短短十数日,帝都又是另一番景象。

  李昀峰引爆地脉,将帝都千里夷为平地,留下断瓦残垣,满地血污。如果身为主席的他全力推动,联邦未必不能拨出资金,在这片空地上重新一座新城,依旧作为联邦的首都所在,虽然再无法回复到昔日的繁华,却也至少堪比郡府,然而……李昀峰没有这个打算,反而将临时的行政首府迁走。

  撤离之前,李昀峰并非什么也没做,他以大能神通,将那些断瓦残垣尽数掩埋,又借助金刚寺之力,净化百万亡魂残余的怨念,让这座废墟,成为一片干净的土地。

  几场小雨后,生机勃发,青草遍地,嫩枝抽芽,虽然再没有人,却重新布满了生命,倒是一副怡人景象。

  武苍霓提着酒壶,漫步于青草溪流之间,不紧不慢,登着一座小山,朝着龙仙儿的墓地而去,心中感慨莫名。

  “想不到,妳居然会这么早就去了……更想不到,我居然会来给妳扫墓,妳要是还在,大概会觉得很讽刺吧?至少……我可绝对不想被妳扫墓。”

  在武苍霓眼中,龙仙儿一直是个很尴尬的存在。

  百族大战结束后,自己虽说和碎星团分道扬镳,但是他们里头,并非没有自己挂念的人,包括山陆陵,还有那些同生共死的兄弟、部属。

  自己看不惯碎星团屡屡突破下限的作为,看不惯很多忘记初心,只想升官发财,不在乎黎民苍生的团员,却也肯定他们的作为,认可是他们拯救了世界,拯救了人族。

  ……他们不应该是这样的下场,至少,不该这么快……

  自己无意颠覆帝国来替碎星团报仇,却想过击杀主持那一夜行动的神妃,来祭祀死去的山陆陵,然而却最终没有机会行动。

  再之后,山陆陵重现世间,自己见到了昔日那个壮汉身后的真实。

  帝都一战,碎星团终于回到了舞台,暗藏在背后的密侦司神妃,也显露了隐藏多年的真面目,以龙仙儿的身份,回到了温去病的面前,自那之后,自己虽然面上不曾显露,却一直为两个人之间的纠缠关系,深自担忧和尴尬。

  这两个人从儿时开始,就因缘纠缠,当中的情仇如同乱麻,别说外人,就是他们自己都难以厘清,嘴上虽然因为各自的立场,说恨得入骨,内心中却因为往日的纠缠,其实不过隔着一层薄膜。

  温去病陷在碎星团的血债中看不清楚,自己作为旁观者,却要明晰很多,碎星团或许不该是如此收场,但是龙仙儿的作为,其实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只能说各有各的立场,而一切扭曲的根源都在那个人身上,如果能够看明白这点,这对痴男怨女,很可能就会抛开一切,重新在一起。

  ……这样的可能性,让龙仙儿和自己的关系更加尴尬,再怎么说,自己可没想过与她客客气气在一个屋檐下,互叫姊妹……这或许是很多其他女子能接受的,但自己不行!压根就不行!

  ……只是,自己也没想到,还没等那个可能性走到尽头,她就这么撒手人寰,一声招呼不打就走了……

  ……这让自己,有很多话想对着那块碑说说……

  龙仙儿墓地所在,不过是大战后隆起的小丘,普通人登山也要不了多久,武苍霓边走边回忆,缓步而上,却很是走了一段,当终于来到目的地,却在墓碑前,意外见到一道身影。

  青石小碑旁,满满新长的翠绿青草,甚至还有野花绽放,生机勃勃,也不知道是李昀峰的手笔,还是自然形成。

  墓碑刚刚被人拭去了土尘,一小捧香插在前头,还没有烧尽,而一道劲装打扮,一看就是侠客的倩影立于碑前,正是司徒小书。

  听到靠近的脚步,司徒小书回头,脸上露出几分惊异,更有一丝赧然,但很快回复了平静,主动出声问候,“武帅好。妳也来祭奠亡者吗?”

  “倒是没想到会是妳在这里,还好我顺手拿了一套杯子。”武苍霓随口回应,迳自取出三个酒杯,浮在空中,先后倒满,推了一杯给司徒小书。

  司徒小书接过酒杯,武苍霓拿起一杯,放在香旁,跟着起身,举起最后一杯,朝着身前打扮朴实,却难掩倩丽的小书,微笑道:“干!既然有缘,就一起敬逝者一杯好了。”

  司徒小书也不多话,没有傻呼呼地问武帅,为什么没有直呼已逝者的名字,只是举杯饮尽,既祭奠龙仙儿,也祭奠这场大战中牺牲的月光神尼,以及其他殉身者。

  “对了,妳怎么想到会跑来这里扫墓的?”一杯饮尽,武苍霓收起酒杯,笑眯眯地问着,眼角中尽是揶揄,颇有几分不怀好意。

  司徒小书明白武苍霓所指,脸上一红,却装作不知,正色道,“龙……神妃她于始界有功,又为了诸天安危,牺牲在冥界,值得一拜的。我上次义愤难平,没有深思便离开,这段时间总算把手上事情忙完,就想回来拜她一拜。”

  “哦?”武苍霓神色带着几分玩味,不住打量,司徒小书实在吃不住,连忙转移话题,却把心中话问了出来。

  “武帅,温大哥他还没回来,是在鬼界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上次他是想要回来和始界共存亡的,却撞到妳爷爷现身,一刀横扫,将饿鬼和神皇、佛皇,尽数扫灭,直接省了好大的麻烦。”

  武苍霓耸耸肩,又替自己倒了一杯,“他本来就不是多喜欢勤劳干活的人,既然一下子没他什么事情,就回去冥府,收拾那边的烂摊子了。”

  “那……”

  司徒小书欲言又止,武苍霓一笑,落落大方把话说开,“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我相信,他如果回来,肯定是先来这里,替他明媒正娶的娘子扫墓。”

  用力点头,司徒小书想也不想,脱口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哦?妳也这么想吗?”

  武苍霓哑然失笑,终于把话套出来了,摇头笑道,“所以,小书妳到底是来这里扫墓的?还是想来巧遇妳温大哥的?”

  被这一问,司徒小书登时面红耳赤,一时掩藏不住表情,连忙侧过脸去,不敢露脸,武苍霓也不再言语,走了上去。

  两名无比杰出的女子,并肩而立,将剩下的酒,倾倒在墓碑上,顺着青石流下,浸润底下的黄泥,藉着眼前的墓碑,悼念使者,感怀生者……

看过《碎星物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