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靖书文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小事一桩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小事一桩

  夏若飞闻言先是一愣,接着立刻惊喜地问道:“凌叔叔,是房子的事情吗?”

  “嗯!”凌啸天爽朗地笑了笑说道,“我已经跟老蒋打过电话了,他听说是清雪的男朋友想要买,马上就表示在原先报价的基础上优惠三百万!不过他这是大独栋,产权面积达到了五百多平方米,而且这个小区的房价也比三山的均价要高不少,所以即便是优惠了不少,但房子总价也达到了三千三百万,而且老蒋是想要筹措资金急用,可能等不及你去办贷款,需要全款支付。若飞,你资金上有没有什么困难?要不要我先支援你一些?”

  夏若飞说道:“凌叔叔,谢谢您了,不过我手头现金还挺充裕的,全款支付没问题的!这样吧……找个时间去看看房,差不多的话我就要了!”

  “老蒋已经跟物业打过招呼了,你想要看房随时都可以过去,我让清雪今天就到物业去把房子钥匙先拿了。”凌啸天说道。

  “好的!”夏若飞说道,接着马上问道,“对了,凌叔叔,您昨天说这位蒋总在那个小区还有一套小一点儿的别墅,他愿意一起出售吗?”

  夏若飞现在资金充裕,对于自己想要买的那套房子总价多少并不是特别关心,他更在意的是能不能给冯婧也找一套合适的房子。

  凌啸天笑着说道:“若飞,你对你们公司那个冯总挺关心的嘛!”

  夏若飞听着这话觉得有些不对味,连忙说道:“凌叔叔,冯总是从公司初创时期就在我们桃源公司了,这一两年为了公司可以说是呕心沥血,我作为老板,当然要体恤下属了!”

  凌啸天哈哈笑道:“你小子……我可没说什么啊!对你的人品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夏若飞不禁暴汗,脑子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宋薇以及莫妮卡的身影,即便是凌啸天并没有在面前,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虚。

  好在凌啸天并没有察觉什么,而是继续说道:“老蒋本来是不太想卖的,不过我好说歹说劝了半天,他才勉强同意。但价格上估计就没什么优惠了,就按现在的行情来……”

  夏若飞闻言高兴地说道:“那太好了!凌叔叔,这就叫一事不烦二主,能一次性搞定房子的事情,也省去很多麻烦……对了,那套小的大概多少钱?”

  凌啸天说道:“小的那套是那种小联排,面积不算太大,还不到两百平方。不够老蒋的这套小联排位置非常好,是沿江的第二排,而且还是端头位置,沿江第一排全是独栋,所以这套房子应该是联排里面最好的了……按照现在我们小区的二手房行情,这套小联排总价大概是一千三百万左右!”

  夏若飞略一沉吟,说道:“没问题,这个价格能够接受,不过具体怎么样,还得冯总自己看了房之后再说,毕竟是她买房子。”

  凌啸天笑了笑说道:“那肯定啊!若飞,既然这样,你就尽快带冯总一起来看看房子吧!我让清雪把两套房子的钥匙都拿了。”

  夏若飞说道:“行!我看就明天上午好了!您跟清雪说一声,叫她留在家里等我。”

  “没问题!”凌啸天说道。

  和凌啸天通完电话之后,夏若飞想了想,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拨了总裁办公室的内线号码。

  “喂?”

  “婧姐,我若飞啊!”夏若飞笑着说道,“明天上午你别安排什么工作啊!我带你去看房!”

  冯婧闻言犹豫了一下,说道:“若飞,年底事情比较多。看房的事儿不急吧?要不过段时间再说?”

  夏若飞说道:“谁说不急的?好房不等人啊!刚好清雪那个小区有两套十分不错的房源,咱要是不抓紧去看,说不定转头就卖给别人了,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说完,夏若飞说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明天你跟我一起去看房!工作再忙也不至于连半天时间都抽不出来,再说你是总裁,不是下面的小文员,很多事情你安排别人去做就行了!”

  “好吧!”冯婧说道,“那明天我跟你去看看……”

  “这就对了嘛!”夏若飞高兴地说道,“你今晚也别加班了,回农场去住,然后明天一早我开车带你,咱们直接去江滨别墅小区!”

  “好的!”冯婧这回答应得倒是比较爽快,估计是觉得夏若飞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没有办法拒绝。

  给冯婧打完电话,夏若飞又往凌记私房菜打了个电话,交待那边把后院的独立包厢留下来,同时提前预备佛跳墙和长江鲥鱼两道菜。

  一个下午时间,夏若飞在办公室处理了一些公司事务,五点多钟他就拿着手包离开了办公室,驱车前往凌记私房菜。

  他到私房菜馆的时候,是六点多一点点,刘哲和石强都还没有到,夏若飞到后厨转了转,给厨师长散了包烟,道了声辛苦,然后就溜达到后院的包厢,轻车熟路地拿出茶叶,独自坐着泡茶喝。

  这里的经理和服务员对夏若飞都很熟悉,他们也都知道夏若飞是凌清雪的男朋友,所以服务自然是热情周到。

  六点二十多分,就有服务员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才推开了房门。

  刘哲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出现在了门口。

  刘哲一看到夏若飞,连忙紧走了两步,嘴里说道:“夏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怎么能让您等我们呢?这可真是……”

  “都是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干什么?”夏若飞摆摆手说道,“我请客吃饭,当然要早点儿来了!”

  说完,夏若飞又把目光投向了刘哲身边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身材不是很高,但很壮实,头发理得很短,那泛青的脑壳看起来就像是刚从看守所出来一样。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这位兄弟就是石强吧!幸会幸会!”

  石强连忙上前一步,说道:“夏哥您好!”

  来的路上刘哲就跟他嘱咐了一路,让他一定要对夏若飞恭敬,而且石强曾经参加过一次夏若飞在场的饭局,见识过三山那些顶级纨绔对夏若飞恭敬的态度,心中自然是充满了敬畏。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你好!”

  他把刘哲和石强带到餐桌旁,大家分宾主落座。

  夏若飞示意服务员倒酒上菜,然后就坐在位子上跟刘哲以及石强随意闲聊。

  夏若飞温和的态度,让刘哲和石强都有些受宠若惊。

  刘哲问道:“夏哥,您电话里说有事情需要强子帮忙办,到底是什么事儿啊?您放心,我已经跟强子说过了,您的事情无论多难,都要想尽办法帮您办好!”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不急不急,咱们先吃点东西、喝点儿酒,一会儿慢慢聊……”

  由于后厨早有准备,所以一会儿工夫,菜就流水般上了上来。

  因为今晚只有三个人吃饭,所以夏若飞并没有点太多菜,但每一道都是硬菜,包括要提前很久预定的佛跳墙,以及价格令一般人望而生畏的野生长江鲥鱼等等。

  而酒水方面,他倒是没有特别准备,就用了批量上市销售的醉八仙。

  刘哲看到上来这么好的菜,更是有些坐立不安,他干笑着说道:“哥,您这也太破费了……有什么事情吩咐一声就行了,您这么客气,兄弟真是心里不安啊!”

  夏若飞笑骂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左右不过就是一些吃的而已,有什么不安的!”

  不过夏若飞看到刘哲和石强都有些心不在焉,于是也就不再卖关子,端起酒杯跟两人喝了一杯酒,然后开口说道:“石强,我有点事情跟你打听一下……”

  石强连忙说道:“哥,您说!”

  夏若飞问道:“听说你父亲是东南海事局的领导,我想问问现在考游艇驾照会不会比较麻烦?”

  石强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来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夏若飞到底要找他帮什么忙,就怕他办不好,不但给刘哲丢脸,还有可能得罪夏若飞。

  如果只是游艇驾照的事情,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石强轻松地说道:“夏哥,考游艇驾照比考汽车驾照简单!正常报名的话也只要十几天就能参加考试拿到驾照,如果是您要办,那就更简单了,我直接找人帮你办一个就是了。”

  夏若飞笑着问道:“这么容易吗?”

  石强说道,“夏哥,您放心吧!海事局那边负责这块儿的人是我一个好哥们,办个游艇驾照也就一句话的事情!”

  “考试还是要考的吧?”夏若飞有些不托底地问道。

  石强笑着说道:“夏哥,这些都是可以操作的,您就交给我吧!到时候您给我提供一下个人的资料,还有照片啥的,剩下的事情就甭管了!”

  刘哲见状,在一旁说道:“强子,你可别吹牛逼啊!夏哥的事情很重要,绝对不能出现一丝纰漏的!”

  石强连忙说道:“哲哥,我跟谁吹牛,也不敢跟夏哥和您吹牛啊!管游艇驾照这块的负责人,真是我好哥们!这事儿都不用通过我爸的关系,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了!你要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落实!”

  夏若飞摆摆手说道:“不用不用……我这事儿也不是很急。”

  接着夏若飞略一沉吟,又开口说道:“这样吧!驾照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不过你还得找一套游艇驾照培训的学习材料给我看看,我总得会一些基本的东西嘛!不然真要开游艇出去的话,万一出事怎么办?”

  夏若飞在游艇操作上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他主要是想想了解一些相关的规定以及正常考试需要掌握的知识点,以免将来驾驶游艇出海的时候,不知不觉违反了规定。

  刘哲也在一旁说道:“对对对!安全无小事,强子,回去之后马上按夏哥说的办!”

  “好嘞!”石强兴奋地说道,“夏哥,我直接给您办一个A1F的证!”

  夏若飞有些好奇地问道:“游艇驾照也分等级的吗?我就知道开车的话,只有A照能开大巴车。”

  石强点头说道:“是啊夏哥!B系列的游艇驾照只能在内河驾驶游艇,A系列则能够到任何开放海域驾驶游艇,A1F是最高等级的游艇驾照了,能驾驶任意长度的游艇,而且连机械和风帆混合动力游艇也能驾驶,只要提前报备线路和停靠码头就行。”

  “原来还有这么多讲究啊!”夏若飞笑着说道。

  刘哲也调侃道:“强子,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啊!看来你没少给人办证啊!”

  石强嘿嘿笑道:“这都是我那哥们跟我讲的,我可从来没给人办过游艇驾驶证。”

  夏若飞说道:“石强,那这事儿就拜托你了!记得给我找一份学习材料。”

  “好的好的!”石强连忙说道,“夏哥,小事一桩,您不用客气……”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如果我自己去考的话,至少也要浪费十几天时间啊!我现在还挺忙的,你这可是解决了我的大问题啊!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好好好,夏哥,我干了您随意!”石强跟夏若飞碰了碰杯子,然后抢先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白酒。

  夏若飞自然也不会真就随意喝一点儿,他也毫不含糊地干了一杯。

  石强又说道:“夏哥,游艇驾照的有效期一般只有五年,到时候要续的时候您提前跟我说一声就好了。”

  “好嘞!”夏若飞笑着说道,“来!刘哲,你也喝一杯!”

  “我敬你!我敬你!”刘哲连忙说道。

  ……

  喝完酒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夏若飞让私房菜馆的经理帮忙找了两个代驾,一个开刘哲的车送他们俩回去,一个则是帮夏若飞开车。

  虽然夏若飞根本没醉,甚至他还可以把酒精全部用真气逼出体外,就连交警查酒驾他都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毕竟私房菜馆的服务员什么的都看到他喝了酒,如果直接开车离开,他们一定会觉得夏若飞酒后驾驶的,传出去对他的名声也不好。

  当然,夏若飞也没有让代驾把他送回农场,而是选择了到桃源大厦。

  把代驾打发走之后,夏若飞也没有上楼,在车上坐着抽了根烟,然后就换到驾驶位上,启动车子朝城外的桃源农场开去。

看过《神级农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