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靖书文 > 我的魔法时代 > 21.第一亲卫小队

21.第一亲卫小队

  詹姆士亲王为乐蝶安排的那支精英构装骑士小队和两位二转强者早已等在城中,并且专门有两名构装骑士守在城门口,就是担心乐蝶和赢黎来到坦顿城,没法第一时间找到他们,所以轮流安排两名构装骑士在城门口等候。

  如今的坦顿城,整个外城区已经被城里的人们搜刮得干干净净,就连外城区一些完整的砖石瓦片也被运到了内城区里面,而内城区的城墙在数月之间,涨高了足有五米之多。

  迪士累利骑士在外城区的废墟上布置了无数道铁丝网,这些铁丝网拦在废墟之中,会对攻城的尼布鲁蛛人造成一定的干扰,至少可以让蛛人战士们冲锋的速度降下来,以便于城墙上的床弩能够多射出几轮。

  那些床弩的弩箭从墙垛上探出头,一支支巨弩箭头被战士们被战士们拿着磨刀石打磨得锋利而雪亮。

  这道痕迹斑驳的内城墙,显然已经经历了数次大战的洗礼,城墙外面的砖石上还残留着蛛人战士攀登后留下的孔洞,甚至最险峻的地方,蛛人战士的黑色断肢还挂在上面。

  正是迪士累利骑士率领这他麾下的那支重甲步兵团,用顽强的意志和无数步兵团战士的生命,守住了这座残破的城。

  一辆辆运梁车从城门通过,在那些城门守卫的眼中,对那些敢于出城运粮的冒险者们,流露出敬佩之色。

  乐蝶率先跳下平板车,快步走到了那两名构装骑士的面前,热情地对两位构装骑士说:“卡辛姆,吉尔萨,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的?”

  两位构装骑士看到了乐蝶和赢黎,面色严峻的脸上终于显出一丝笑容。

  我甚至能够感受到他们从心底里长出一口气。

  他们相视一笑,对着赢黎和乐蝶行了一标准的骑士礼。

  一位手腕上绑着一道红色束带的构装骑士说道:“我们只比您早了一天。”

  赢黎走上前,对着两位构装骑士问道:“卡辛姆骑士,往返于坦顿城和佩雷拉城之间的魔法飞艇通航了吗?”

  那位叫卡辛姆的构装骑士立刻将双脚并拢,回答说:“是的,赢黎公主殿下,我们所乘坐的那艘魔法飞艇,如今还停泊在空港那边。”

  随后,他指了指远处落魄的空港高塔。

  赢黎对他微微地点了点头,便安静地站在我身边。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这座残破的空港高塔上有三个方向的停靠码头都已经损毁掉了,只有一处高台还能正常使用,那艘魔法飞艇就停靠在这个码头上,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空港高塔上的工人显得非常渺小,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只蚂蚁,他们扛着一包包沉重的物资,从飞艇上走下来。

  卡辛姆骑士对赢黎和乐蝶说道:“亲王大人命令我们赶到坦顿城与诸位汇合,没想到两位公主殿下竟然如此守时。”

  那位带有琥珀色眼眸的骑士叫做吉尔萨,他也十分高兴地说道:“公主殿下,很高兴能够再次见到您!”

  随后,这两位构装骑士又在我和卡特琳娜、牛头人鲁卡三人身上打量了一下,大概是从我的衣着和容貌上认出了我,卡辛姆骑士站出来对我恭敬地说道:“初次见面,倍感荣幸,吉嘉伯爵!我是卡辛姆,这位是我的同伴吉尔萨,我们隶属于南风军团第一构装骑士团亲王卫队。”

  原来是亲卫队里的精英构装骑士,难怪这两个人竟拥有一转巅峰期的实力。

  显然这位叫卡辛姆的骑士更加善于沟通,他与我们一同走进坦顿城,卡辛姆骑士将我们带到一间看起来还蛮不错的旅馆,这间旅馆要比比利先生那间大很多,而且看上去各项辅助设施都很齐全。

  卡辛姆骑士对我们介绍说他们构装骑士小队所有成员目前就暂住在这间旅馆里。

  不过他们的队长雷兹大人觉得住在旅馆里容易被人探听到一些隐秘,所以准备在内城租一座贵族式庭院,今天恰好就是去办理庄园的租赁手续去了。

  等我们走进这间旅馆的时候,有两位穿着南风军团制式服装的中年军官就站在旅馆一楼的大厅里,正要往外走。

  我的魔法感知力蔓延到他们身上之后,就像是被一堵钢铁铸造无形墙壁反弹了回来,根本就无法感受到他们身上拥有什么样的实力。

  我心中微微一凛,心想:能够挡住我的魔法感知力,最差也是二转强者。

  这时候,卡辛姆骑士向前快走两部,对着两位中年军官行礼,并飞快地在为首那名军官身边耳语几句。

  那位军官一边听,一边不住的点头。

  随后他那双如同鹰凖一样锋锐的眼神落在我身上,等到目光落在赢黎和乐蝶身上的时候,就变得非常的和蔼。

  中年军官走过来,对飞快地说了一句:“这里人多眼杂,请先随我上楼。”

  乐蝶与赢黎对这位中年军官并不陌生,听他这样说,没有任何犹豫地跟随两位军官上楼。

  显然这两位二转强者才是詹姆士亲王的真正亲卫,平时经常能够见到赢黎和乐蝶。

  这两位二转强者带我们直接走上了旅馆的顶层,一名构装骑士居然守在楼梯口,看上去他们似乎应该将旅馆整个顶层全部包下来了,这一层显得非常清净,我们走进一间宽敞的房间里,那位走在最前面的中年军官这才转身对赢黎和乐蝶说道:“公主殿下,南风军团第一构装骑士团亲卫营第一小队队长雷兹向您报道,第一小队所有成员全部到齐。”

  “您好,雷兹伯爵。”赢黎很腼腆地对雷兹队长笑了笑说道。

  我没想到这位身为詹姆士亲王亲卫的二转强者居然还是一位伯爵贵族。

  雷兹队长请我们在房间里坐下来,然后便对我们介绍另外一名叫做贾森的二转强者,同时他也是亲卫营第一小队副队长。

  乐蝶刚一走进这个房间,就迫不及待的走到阳台上,她仰望天空去寻找那头亚龙的踪影,看到那只亚龙依然在坦顿城上空不停地盘旋,这才放下心来。

  我和赢黎坐在房间的沙发里,上下打量着这两位二转强者。

  海伦娜和贝姬站在赢黎身后,卡特琳娜则站在我身后。

  牛头人鲁卡没跟我们进来,他等待旅馆的大门口。

  雷兹伯爵对我说道:“吉嘉伯爵,这次来耶罗位面,詹姆士亲王大人吩咐了我们两件事,第一件就是让我们在耶罗位面保护好两位公主殿下的安全,第二件事就是要我们全力配合您的狩猎计划。”

  我问雷兹伯爵:“雷兹队长,您对眼下的耶罗位面和坦顿城了解多少?”

  雷兹伯爵听我这样问,略微沉思了片刻,又与副队长贾森对望了一眼,然后才一脸凝重地对我说:“佩雷拉城的状况比我们之前预计的情况还要差很多,坦顿城看起来情况更加的糟糕。”

  这时候,坐在他身边的贾森副队长插言说道:“我们认为一旦尼布鲁蛛人再次卷土重来的话,在这里驻防的这支重甲步兵团是不可能挡得住蛛人战士进攻的,因此我们担心一旦在耶罗位面停留过久的话,耶罗位面的局势会影响到两位公主殿下的安危。”

  看来他们一定是纵观了整个耶罗位面的局势,才会变得如此悲观。

  雷兹这时又对我语气略微委婉地说道:“亲王大人说您目前在坦顿城郊外正在建造一座小镇,而且您非常熟悉这里的情况,所以我们希望您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请您务必要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请您尽快确认猎杀目标,我们会尽快完成猎杀任务,并护送两位公主殿下返回格林帝都。”

  这时候,贾森又在一旁补充了一句:“当然,对于您能够在这种糟糕的局势下,依然坚持在耶罗位面建造小镇,进行长期规划投资的勇气,对于这点我们还是非常钦佩的。”

  我听不出他话语中的褒贬,或许两者都有,不过我可以将它当成一个善意的提醒。

  我对雷兹问道:“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雷兹立刻回答说:“亲王大人这次一共派遣了二十名亲卫队的构装骑士,其余十八名构装骑士目前都处于一转巅峰期的实力,只有我和贾森是通过了二转。”

  我点了点头,果然如此。

  詹姆士亲王麾下真是强者如云。

  看到我们短暂的沉默,雷兹伯爵还以为我在对制定猎杀计划而苦恼,于是便对我宽慰道:“请别担心,我们擅长猎杀敌方阵营中的强者,我们亲卫队曾经在肯达位面上,先后共斩杀了七位战将级的纳克玛将军,这次赶到耶罗位面,只是猎杀一名蛛人督军,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这时候,守在雷兹身后的卡辛姆探出头来,对我笑了笑说:“没错,放心吧,对于刺杀那些黑暗势力的将军,我们还是非常专业的。”

  听卡辛姆骑士这样说,我对雷兹伯爵说:“好吧,我会尽快制定好作战计划的,想必你们也应该有所了解,最近在坦顿城周围已经找不到尼布鲁蛛人了,据说它们已经撤离了坦顿城版图范围,如果想要猎杀蛛人督军,至少要到坦顿城最外围的蜘蛛营地。”

  雷兹伯爵坐在我对面,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听坦顿城酒馆里的盗贼工会的人透露,在阿穆尔河口附近有一座蛛人营地,据说这个营地离这不算太远。”

  我对雷兹伯爵说:“那些蛛人战士早就走了,现在那片蜘蛛丛林周围的树木已经变得一片枯黄,显然那些尼布鲁蛛人已经将那片营地丢掉了。”

  雷兹伯爵和贾森骑士对望一眼,显然还不知道这个情况。

  看得出,他们在坦顿城也做了一个猎杀计划,只不过他们收集到的情报过期了,那些尼布鲁族的蛛人们早就离开了那片蜘蛛营地,对此,雷兹伯爵显得有些意外。

  我对雷兹伯爵说道:“目前,我的一位追随者正在坦顿城郊外清扫尼布鲁蛛人,等他从城外回来,说不定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好消息。”

  雷兹伯爵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原来吉嘉伯爵早就做了安排!”

  我对雷兹伯爵说道:“不过接下来,我还要去城外稍微打探一些情报,请在坦顿城等我三天,雷兹伯爵。”

  雷兹伯爵想了想,这才回答说:“这样啊,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三天!”

  贾森骑士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才对我说道:“希望你能够做出来一个漂亮的猎杀计划!”

  贾森骑士未获得贵族身份,因此虽然战功显赫,却依然还是一名骑士身份。

  雷兹伯爵希望赢黎和乐蝶能够随着他留在旅馆里,等候我这边的消息,看乐蝶的样子显然并不愿意这样。

  我知道她非常想到外面和我一起冒险,她犹豫了一下,看了旁边赢黎一眼,发现赢黎并未做任何的表示,也没有当众提出来和我一起出去探查周围的情况,因此也就将准备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赢黎知道我这次要去拜访那位战争古树,那个地方并不是适合带太多的人去,这才选择沉默。

  我将赢黎和乐蝶留在坦顿城之后,便马不停蹄地跑到尘泥沼泽那边去拜访战争古树,并且向他打听一下其余那些战争古树的消息,战争古树听说我有意要带领野蛮人奴隶去其他战争古树的地盘上,去对抗那些蛛人战士,当然是非常支持我的这个决定。

  战争古树见识到了那些野蛮人奴隶手里床弩的威力,知道我有能力将那些尼布鲁蛛人打败,便没有任何犹豫,开始试图与其他地方的战争古树进行意念上的联系。

  其实我所需要的,就是请那边的战争古树让森林里的树精们充当我们的眼睛胡耳朵,只要我们能够及时掌握那些尼布鲁蛛人的动向,野蛮人奴隶就能够提前埋伏在起来,根据地形优势和强大的武器装备,将那些尼布鲁蛛人击溃。

  战争古树像是一位魔法师那样陷入了冥想之中,他的意念通过树与树之间根系的联系,不断地向外扩散。

看过《我的魔法时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