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中午的时候韦斯来了。

  “他又在睡觉?”说的是詹姆士。

  “恩。”

  “呃,虽然他在放假中,但也不能老这么作息颠倒吧。”

  “你看到西边的车队了么?”扎克问。

  “看到了,怎么了?”

  “昨天遗体的葬礼。”

  “好吧,他还可以在颠倒一天。”

  都懂这对话在说什么吧。不解释了。

  韦斯开始说正事了,“局里已经和莉迪亚·史密斯签了份免罪协议。”接着昨天放下的地方,“针对那个俱乐部的调查正式开始了。”

  说着,韦斯递给了扎克一张纸条,“这是在莉迪亚一直不知道自己拥有这个俱乐部产权的时间里,真正经营俱乐部的人,经理。”

  扎克打开纸条看了眼,名字、地址、电话。倒是详细。扎克猜测这是韦斯希望他去找这个人。

  只是韦斯马上继续说了,脸色有些难看的,“这个人已经失踪了。”

  “哦。”扎克折起纸条,只能问,“是失踪,还是,恩,失踪。”两个词只有语气不同。

  韦斯撇了下嘴,“如果史密斯小姐,莉迪亚没说谎的话,是就是字面上失踪了。”

  “为什么你会说‘莉迪亚没说谎的话’?”

  韦斯皱了下眉,“因为我有些怀疑那两个已经死亡的受害着,是史密斯家族下手做的。”摇了摇头,只是烦躁使然,看着扎克,“我读过以前关于史密斯案件的卷宗,也听詹姆士讲过以前史密斯的录音事件。”还有记得天生恶魔迪伦的人吗?“你了解史密斯的作风,他喜欢树立典型,杀一儆百!”

  “这到是事实。”扎克点了下头。

  “所以啊!”韦斯略激动。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个故事中的人,任何人,都非常重视扎克的赞同。“你说了这案件的开始其实是那帮高中生发现了‘小白’,然后莉迪亚先去查的,然后才有了两个人死亡!谁知道是不是莉迪亚发现了什么,反馈给了史密斯家族,然后史密斯先生出手了,故意留下两具尸体!就和之前的录音事件一样,史密斯连自己的敌人都没弄清楚,就先杀掉冒头的家伙,告诉敌人这就是下场!”

  扎克觉得韦斯说的有道理,但不准备赞同或反驳,保持中立的,先问自己没听筒的部分,“‘小白’?”

  “哦,那种药物的名字。”韦斯撇了下嘴,嫌恶,“几个俱乐部的常客说卖这种药的人,包括那两个受害人,是这么称呼这种药的。”

  得到答案,扎克回归韦斯的逻辑,“那你现在是怀疑,这个经理也被史密斯当做典型,做掉了?”

  韦斯点了下头,“但当然,我没有证据。”撇开视线,转一圈,是无奈,“有我也不能怎么样,协议上免罪了在和警方合作前,史密斯家族可能在俱乐部的进行的任何违法行为。”

  扎克笑了一下,“所以莉迪亚没理由骗你。”

  韦斯皱着眉,“我知道,我只是感觉怪异。”

  扎克大概可以理解这是韦斯警探的身份带来的别扭感,为了一部分正义,牺牲另一部分的正义,从来都不是什么让人心安理得的事情,所以算是安慰的,“还有个可能,在警方前就开始查俱乐部的人不止史密斯家族,还有祖们事务所。”

  韦斯看了眼扎克,“本杰明?”

  “莫卡维。”扎克给了自己知道的信息,记得吧,本杰明对扎克说的。

  “呃……”韦斯直接侧头了。看来大家对莫卡维的观感都差不多。

  “等本杰明回来了我试着帮你问一下吧。”扎克只能如此承诺,一点儿都不牢靠。

  倒是这话让韦斯略惊讶了一下,“本杰明回到格兰德了?”

  啊~韦斯还不知道扎克的‘妻子’来巴顿了。

  扎克啊,不想解释,摆摆手,“说来话长,反正本杰明会在格兰德呆一段时间。他算是个‘小白’的受害者,这就是祖们事务所会调查俱乐部的原因。你们或许也能合作一下。”

  “算了。”韦斯却摇了摇头,“这算是个完全人类的案子,毕竟史密斯的瑞默尔对‘小白’在巴顿的传播也毫不知情,签订协议,也是以史密斯的名义。现在和局里交接的信息也都是史密斯的律师了,我不想让案子加入异族变的复杂。”

  扎克笑着,“我是异族~”

  “你不同。”超干脆的。

  扎克还准备追问下这双标是哪里来的呢,但电话响了。

  扎克示意了一眼抱歉,接起了电话。

  韦斯打着手势离开了办公室,应该是去看詹姆士了,不用理会。我们看紧扎克就好。

  抢在扎克说出开场前,“托瑞多!”居然是鲁特·勒森布拉的声音,“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我雇的人被谋杀了?!”

  哈!某位市长终于发现自己的城市中的谋杀了。

  先不说鲁特居然好意思打电话来质问扎克的奇妙心理,扎克啊,非常好奇,鲁特是怎么发现的,所以,“你怎么知道的~”

  在开场的激动后,鲁特明显进行了情绪了调整。这电话应该是冲动所致,但现在挂电话好像也已经挽回不了颜面了,只能用调整过来的冷静语调,“我按天支付的酬劳支票被退回来了。”

  “按天支付的支票?”都记得扎克看过的西部异族委托价目表吧。非吸血鬼的异族价格是多少还记得不。对,一个汉堡的钱。已经少到这个地步了,鲁特·勒森布拉这个市长,居然还是按天支付的,“呵呵,你写那些支票的时候,不会感到羞耻吗~”

  “我需要保证你在格兰德的每一天生活,都被恶心到不是么。”鲁特也毫不掩饰。也对,一旦扎克和电话里的人交流就换人,这种模式注定鲁特也只能每天羞耻的开支票。不愧为扎格尔的创造者,这为了完成目标而展现出来的执行力,没话说。

  “那好吧,我道歉。我应该通知你的,我的错~”

  听筒里传来了磨牙的声音。声音持续了一会儿就安静了。

  然后,这安静,持续了很长时间,长到扎克听到韦斯在办公室外面说了告别,等有其它消息再来找扎克。

  扎克眼看着办公室里的座钟分针走了两格,“你,怎么还不挂电话?”

  听筒那边还是没声音,但扎克知道鲁特在——没有任何表示鲁特离开的声音出现。

  “你不挂,那我挂了啊。”

  “奥兹不会回来了,对吧。”开口了。

  “真的吗?为什么?”扎克演技,评过很多次了。

  “装有意思吗?”

  “问有意思吗?”扎克反弹。

  “哼,你对詹姆士绑架事件的报告所有人都看到了,你故意的吧,同时发出那么多份。”

  “为什么要问你知道答案的问题呢~”

  “好,好,好。”连续三个‘好’,“那我问点儿我不知道的东西。墨菲·阿萨迈特,你准备怎么做。”

  “等待你的命令~”扎克的回答,多么问心无愧,“按今早哈密顿告诉我的事实,大概还有几天的时间,我会保持期待的等着。”

  “很好,哈密顿找过你了,那你应该知道我希望你在等待的时间里干什么了。”

  “当然,获取关于阿萨迈特的一切信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鲁特的恶意在展现,“非常好,那我建议你充分利用你们丈夫-妻子的关系,去获取关于阿萨迈特的信息。”

  能听出来么,这是在鼓励托瑞多氏祖(扎克)去牢固与阿萨迈特氏族的联姻关系。

  但,哈密顿,除了转达鲁特的安排外,还提醒了扎克点儿东西,不是么~

  “当然~”扎克答应的无比干脆,“但如果我失败,也请不要太介意,呵呵,毕竟,我还还有女朋友在家里呢~你懂的~”

  啪!鲁特·勒森布拉直接给挂了。

  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了,谁比谁笨啊。在咬不了对方的现实之下,一言不合,就只能挂电话喽。

  扎克也放下电话,立马收了脸上微笑,转身,看着窗外。表情变化,让扎克有种严肃的感觉。

  韦斯告别后,并没有来得及离开格兰德,他在后院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回来的墨菲和本杰明。韦斯已经在刚才说了,不想在案件中牵扯入异族,所以韦斯停留的理由,和案子无关。和某个人有关。

  扎克看着韦斯在愣了片刻后,跳下了都已经发动了的摩托,直接从他不认识墨菲身边拉过某个眼镜男,“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接着,韦斯就被拎起来了,被墨菲,看上去无比轻松的一个侧抛,韦斯横向的飞出……扎克不能继续在窗后看了。

  接住韦斯的同时,扎克在对本杰明说话,“你的工作应该加入一点内容——看住你的委托人,别让她乱丢人类。”

  本杰明看了眼只是瞬间收到惊吓的韦斯,没说话,抱着手臂继续站在墨菲身边。

  “格,格兰德先生……”这就是扎克让眼镜男称呼自己的方式,没忘吧,“我准备走的!我在火车站!是,是这个女人,说,说觉得我眼熟强行把我带……”

  “格兰德先生?”墨菲用了个问句,然后看着扎克,“你没有告诉他?他的血统来自哪里?”

  扎克不准备和墨菲说话,看了眼眼镜男,“韦斯,你送他回火车站。”

  韦斯稳定了一下情绪,点了点头,瞪着眼镜男走向了自己的摩托。

  眼镜男好像从墨菲的话里听出了什么,呆在原地没动。

  “韦斯。”扎克给韦斯示意了一眼。

  韦斯犹豫了一下,调着车头,带着摩托特有的发动机轰隆声经过了本杰明和墨菲,停在眼镜男面前。直接硬把安全头盔给人套上了,“上来!”命令式的!

  眼镜男抖了一下,被吓的,不过人类的本能驱使他做出正确的举动,靠向了韦斯的车座——从墨菲丢出韦斯,到扎克不看墨菲的事实,都表明此时格兰德后院的气氛不是人类能参与的。

  我们应该庆幸老汉克带了大部分员工去葬礼,不然这气氛在扎克不得不修补墨菲行为的影响下,不一定能完成堆积。

  眼镜男按着了韦斯的肩膀,他显然不怎么习惯摩托这种载具,试了了两次,硬是没上去。

  第三次的时候,他腿抬到一半,突然看着墨菲,“您也曾经是莫瑞亚提庄园的主人对吗?”

  墨菲的视线移向眼镜男了,“我是,看起来扎克瑞还是告诉你你的血统了。你的先祖曾是我的仆人。”

  韦斯有些不自在,眼镜男的姿势所致,但他又不能催促什么,韦斯不想再飞一次。只能难受的维持着车和眼镜男的平衡。

  而眼镜男完全没有察觉到韦斯的难受,反而自顾自的,呃,兴奋起来了,“真的吗?!那,我很荣幸能够再次见到您!”

  “荣幸?”墨菲又用了个问句,“为什么,你的先祖们并不尊敬我,他们,基本上将我逼出了莫瑞亚提庄园。我在那里,失去了所有东西。”

  眼镜男的脸,凝固了一刻,然后变的苍白,“什,什么……”

  墨菲没看眼镜男了,“我带你回来是为了尝试一下报复的,我不喜欢的格兰德里提供的羊血,我需要人类的血,而你就是我的食物。随便,我需要确认一下我的头发没有感觉。”

  韦斯更难受了,因为,眼镜男在抖,那种无法控制的抖。平衡的维持难度,指数增长。

  “如果我不会感到报复的快感,我就确定,我能好好的在格兰德里完成我的任务,不会被莫名的、不存在的情感打扰。”

  韦斯瞬间感觉到了轻松,但马上,就感到了窒息——眼镜男几乎是用全身的力气紧抱住了韦斯,“开车!开车!!”

  扎克抿着嘴,看着几乎是绝尘而去的摩托……呃,不知道该表达什么。

  算了。扎克抬头看了眼刚才下来是,推开的窗,速度过快,窗算是废了。

  “你出钱修。”扎克对本杰明说的,“你委托人的责任。”转身回格兰德了。

看过《巴顿奇幻事件录》的书友还喜欢